主页 > Z慢生活 >向「创意姚言」学习 >

向「创意姚言」学习

2020-06-25


汉宝德教授走了。他对台湾一个重要的贡献就是为社会培养了一批优秀的建筑界人才。六○年代后期在东海大学读建筑的姚仁禄,就是很受他老师讚赏的一位。汉教授形容他是一位「天生的设计人,对每次设计都有他特殊的观点,创意好像是他内在生命的动力。」

当我几年前读到姚先生写的《创意姚言》,就向各方推荐这本好书。近年来姚先生做了更多的实体贡献,也积极参与提升社会品质的各种机制,真是年轻世代学习的典範。

(一)

我从不羡慕别人的财富,但总是羡慕别人的才华。

当我羡慕别人的才华时,我更迷恋「才华」中的「精华」:创意。在企业家与创意人之间,要做一个选择,我所嚮往的当然是「创意人」。

进入二十一世纪知识经济年代,「创意」变成了人类进步最重要的动力。《追求卓越》的作者毕德士(Tom Peters)大力鼓吹「重新想像」,就有殊途同归的看法。

创意看不见、摸不到;它无所不在,又稍纵即逝。它可以是媒体宠儿,也可能是退居隐士。创意既可能引发一场革命,产生英雄;也可能「败者为寇」,从此消失。

这是我这外行人对创意的联想。创意在哪里?如何产生?如何运用?如何与产品及生活衔接?那一连串的问题是大家想知道的。《创意姚言》的卷二:创意漫步,充满了对创意的原创性的阐述。

(二)

我之嚮往创意,正就是弥补自己研读经济所带来思维上的世俗与局限。

一九七○年代后,GNP的增加便常常被批评为垃圾(garbage)、噪音(noise)、汙染(pollution)的增加。因此,讨论经济发展与人民福祉时,就必须要拥有「闯意」——闯脱传统意识(conventional wisdom)。

近年来的西方着作如《注意力经济》、《决断两秒间》、《快思慢想》、《快乐经济学》、《一切都是诱因的问题》等,都是「闯意」的示範——结合了心理学、社会学、统计学、神经科学等来解释社会现象与身边经历的事物。一接触到自己领域之外的书,自己就感到得益无穷。

(三)

细读《创意姚言》一书,等于扎实地上了一门课。它使你沉思,使你自我怀疑,使你豁然开朗,使你意犹未尽。

在提出的众多创意理念中,我特别喜欢作者的这句话:「谈设计,脑袋,比口袋重要。」我们近年来不断地倡导软实力(soft power),就是在「比脑袋」;那些要增加硬实力(hard power)的人,是在「比口袋」。

再引申来说,在全球化年代,一个社会只靠自己培养出来的人才终会不够,因此要以开放的态度与政策,向全世界引进人才,借脑袋。一个现代社会很可怕的心态是:不在乎与世界脱轨;一个现代国家很凄凉的场景是:国际机场很少见到外国人。

姚先生的创意会使人惊豔,但他这个人却是这幺的中规中矩,这幺的可预测,这幺的一致性:极端地自律与自信,毫不妥协的追求完美,斯文含蓄之中蕴藏了深厚的大爱与理性。

从「父亲的梦」那篇文章中,读者就能感觉作者是位孝子;从书中展现的才情,就会肯定他是位才子;从彼此的交往中,我更要说:仁禄是位君子。

这位从容的才子,表现在书中是他渊博的知识、跳跃的才情与动人的文句。贯穿全书的是他对创意的各种自述、引述及阐述。

这位谦和的君子知道他在追求什幺,更知道他早就放弃了什幺。他的言行呈显了三度空间:创意的「大有为」、刻意的「有所不为」、蓄意的「无为」。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