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Z慢生活 >如果「嘲讽语气」容易得罪人,为何欧美人特别喜欢冒这个险? >

如果「嘲讽语气」容易得罪人,为何欧美人特别喜欢冒这个险?

2020-07-02


人是群居动物,若无视国籍和成长背景,我们都喜欢,也很需要跟别人互动,可是不同的文化里有着不同的潜规则与潜目标。一般而言,在华人文化,跟别人互动最重要的目标,就要跟对方建立良好的相处模式。

而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一般人不会太会挑剔对方,或是太过钻牛角尖,尤其对陌生人。就算我们不太认同对方的某一些看法或作为,还是会希望互动的过程顺畅,尽量不要出问题,怕影响了未来的相处,也怕影响自己的心情。

西方人当然也希望跟别人维持好关係,不过,同时有其他的考虑,有时候这些会比「尽量顺着对方」还重要。

其中很重要的就是:讲话要尽量风趣、机智。而表现出风趣其中一个手段就是用「嘲讽」的方式,例如,有人闯祸时,旁人可能会说,「Nice going!」(干得好!)。

BBC网站有个给英语学习者关于「嘲讽语气」的网页,上面说:

台湾通行的英文课本里,大概不常见有关嘲讽语气的句子,老师应该也比较少提到这个话题。因此当一般台湾人遇到时,有时会不疑有他,以为对方讲的是「正经话」,心想:「内容有点奇怪⋯⋯对方讲的不可能是这个意思吧?」我们不一定会想到,对方其实在讽刺某人,或是某件事。

西方人相当忌讳「重複」,和说出显而易见的事

在台湾和邻居相遇时,可能会说:「回来啦!」、「出去啦?」或「上班啦?」西方人听到这样的话,可能会愣一下,心想,这幺明显的事还要讲出来?纳闷之余默默回答:「恩⋯⋯上班了。」

讲英语时,英美人士如果听到有人跟他说:「Oh, so you’re on your way to work!」,也许他会这样回答:「No, actually I just thought I’d get all dressed up to go out and see if it was raining and then go back to bed for a while.」

这时他可能心想:「Of course I’m going to work! What else would I be doing? You see me going to my car every morning for the same reason!」

问华人「你们为什幺比较少用嘲讽语气?」时,答案都很一致:怕得罪人。但我们何必白白地冒着得罪别人的风险?

这其实对自己没有什幺好处。来台湾的西方人遇到这个文化上的禁忌时,一开始时可能会有点不习惯,说不定要经过几次得罪人,或对方不懂他的笑话的经验之后,才会慢慢避免开这样的玩笑。

时而使用嘲讽语气的人都知道,有时确实会得罪人的,西方人也不例外,而且有时候对自己一时的不慎,会后悔很久。那到底为什幺要冒这个险呢?因为:可以解闷。

有时嘲讽语气可以把尴尬或紧张的气氛,化成较和融的场面,有时候甚至会冒出一些金言玉语,因此很多人愿意「冒这个险」。

有位旅居台湾的英国朋友,每当嘲讽的话忍不住从嘴里溜出来时,他就会附上一句,「我们英国人的幽默就是这样,不要见怪!」来解除对方的不解或不舒服,有时面对美国人,他也会这样说。

嘲讽的话一旦有人开始讲,常常会沦为「竞赛」

当大家想尽办法用更俏皮的话来应对,反应没那幺快的人,就可能会被冷落在一旁,除非能够跟其他人一样会耍嘴皮子,不然在这个族群里,就比较不会那幺受到青睐。

儘管如此,嘲讽过头也不行。像Robin Williams就随时蹦出妙语,其他人却会常疲于跟上,时间久了,自然会有点累。另一位英国朋友曾说,英国人那幺爱嘲讽别人,他也觉得蛮烦的,这也是他后来移民西班牙的原因之一。

除了「得罪」的风险,使用嘲讽语气还会付出另一个代价一天中有限的宝贵脑力用在开玩笑上,可以用在正经事上的就相对减少了。

因此有人会避免用嘲讽语气,宁愿把这个心力留下来做别的事。这些人的生活或许会少一些乐子,但可以用在工作上的精力便较充足了一些,跟别人互动的压力也相对减少,也蛮舒服的。

使用嘲讽语气果真是有风险的,所以除非你的英语已接近母语人士的程度,不然一般来说不宜去试着用,很可能会弄巧成拙,对方可能也不会搞懂你真正的意思。

不过,能辨认出别人什幺时候在用嘲讽语气是个很重要的语言技能,免得你把胡闹的话当真。

全文获授权转载,文章来源:英语岛English Island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