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G默生活 >《菇的呼风唤雨史》:中世纪猎巫与炼狱幻觉,都是「黑麦角菌」惹 >

《菇的呼风唤雨史》:中世纪猎巫与炼狱幻觉,都是「黑麦角菌」惹

2020-06-10


巫师的黑暗咒语:黑麦角菌与麦角菌(Clavicepspurpurea&Neotyphodium sp.)

麦角(ergot)是穀类作物如小麦被真菌感染后所形成的黑色麦角菌硬粒,含有複合生物硷,食用后会出现循环与神经传导的问题。麦角中毒(ergotism)可引起一系列令人痛苦的副作用。开始于相对温和的感觉,如头痛、全身发烫以及皮肤瘙痒,之后会痉挛、抽搐、意识障碍、出现幻觉和精神病症。更严重的情况下,身体组织会出现物理性副作用,例如失去末梢神经感觉能力、全身肿胀、出现水泡、乾性坏疽,最后甚至会死亡。今日,历史学家猜测过去的一些奇怪事件,可能都是因为人们误食黑麦角菌导致中毒所引起的幻觉,中毒症状也可能引发狼人、女巫的传说与炼狱景象。

诅咒、中邪,还是天启?

西元944年,法国的中南部发生了「火疫病」(fireplague),得病后会因为身体循环降低导致四肢末端坏疽、木乃伊化。由病徵的描述以及感染途径与规模,几乎可以断定是「麦角病」所引起。之后的600年间,随着战争或饑荒,这种病在欧洲发生了无数次,尤以法国最为严重,史料里充斥着四肢脱落而死,生肉腐烂发出恶臭,或整个村庄居民同时中毒等骇人听闻的记载。

在17世纪以前,麦角中毒的流行往往被视为是上帝为了惩罚人类,用圣火烧掉受罚者的四肢。麦角病至今仍有「圣安东尼之火」(The Temptation of St Anthony)之别名。

舞蹈狂(Dancing mania)又有舞蹈疫(dancing plague)、圣约翰的舞蹈(St John's Dance)、圣维图斯的舞蹈(St. Vitus' Dance)等别名,是一种于14至17世纪之间,主要发生在中欧的群众现象。发生时,通常是一群人开始不正常的舞蹈,有时多达上千人,无论男女老幼,所有人日夜舞蹈直到筋疲力竭而倒下。中毒事件往往出现在洪水或是多雨的生长季节,而潮湿的季节适合麦角菌生长,根据种种线索推论下来,麦角中毒引起的幻觉和抽搐是最可能的解释。

舞蹈狂事件最早的记录出现在1020年代,德国贝恩堡(Bernburg)有18个农夫忽然围着教堂唱歌跳舞。1237年,一大群小孩从爱尔福特(Erfurt)步行到阿恩斯塔特(Arnstadt),全长约20公里,一路上不间断的又是跳跃又是跳舞,就和童话故事《吹笛人》(Pied Piper of Hamelin)的描写不谋而合。1278年,在德国莫兹河(River Meuse),约莫200人在莫兹河的桥上跳舞,跳到所有人都倒下为止。大规模流行发生在1373至1374年之间,横扫英国、德国、荷兰、比利时、法国、义大利与卢森堡。之后陆陆续续在欧洲各地发生,直到17世纪,舞蹈狂就突然消失了。

12世纪至16世纪,欧洲盛行「审判女巫」。许多发生群众集体追捕与审判女巫的地区,都是以极度容易感染麦角菌的黑麦为主食,而「被诅咒」的症状,也与麦角中毒一致。因此,虽然没有直接的历史考究,间接证据已足以解释,人们歇斯底里追杀女巫,其实是吃了黑麦角菌而中毒的缘故。

1730至1740年代,新英格兰的殖民地发生了「第一次大觉醒」事件,当时人们认定集体接收到神的旨意,过程中,不少人看见了异象,并解释成神传来讯息。然而,根据描述,这应该又是另一次的集体麦角中毒事件。

麦角的医药用途

自人类开始农耕,麦角菌就悄悄跟随。根据记载推测,黑瘟疫疾病流行发生的原因,也因为人们长期食用被麦角生物硷等毒素汙染的麵包所致。直到1765年,天梭(Simon–Andre Tissot)提出麦角中毒的罪魁祸首是麦角菌,自此,人们才渐渐了解这种致病真菌。

麦角最早在16世纪末,有被当作草药使用的纪录。欧洲助产士用黑麦角菌核来加速分娩,产妇食用后,可以缩短分娩的时间数小时。19世纪的美国医生斯登医师(Dr. John Stearns)也提出了麦角的催产性质。许多麦角生物硷或其衍生物也已被作为药物使用——酒石酸麦角胺为中枢神经系统用药,是一种解热镇痛剂,可缓解偏头痛;溴隐亭,麦角灵的衍生物,可以抑制激素的过量分泌,用于治疗肢端肥大症和高催乳素血症。溴隐亭也可治疗帕金森氏症,作用就和多巴胺一样,能直接作用于脑细胞,因而改善帕金森的症状。

「爱睏草」(Achnatherumrobustum)里的麦角菌内生菌,可以帮助睡眠。北美和中美洲印第安人会使用爱睏草来当作安眠药和睡眠诱导剂。真正使用爱睏草的历史可能更久远,来自早期的马雅文化,由西元前约2500年的马雅帝国一路传承下来,直到现今的中美洲。

迷幻LSD

霍夫曼(Albert Hofmann)在瑞士山德士药厂中,负责研发娱乐性药物,他的开发对象正是麦角硷。1943年4月的某一天,霍夫曼在实验室里头昏眼花,怀疑是某种物质透过皮肤被吸收,进而发现了LSD25。LSD是「麦角二乙醯胺」(德

相关书摘 ▶《菇的呼风唤雨史》:清酒、味噌与酱油都少不了日本国菌「米麴菌」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菇的呼风唤雨史:从餐桌、工厂、实验室、战场到农田,那些人类迷恋、依赖或惧怕的真菌与它们的祕密生活》,积木文化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顾晓哲
绘者:林哲纬

有些菇,你一生只能吃一次。有些真菌,你不得不对它肃然起敬!

好吃的蘑菇不是植物,而是真菌,是一种「真核生物」,属于「真菌界」。真菌除了以「菇」的身分在日常生活中出现,更存在于各个被我们忽略、却掌握存亡关键甚至改变人类历史的位置。当真菌难缠的菌丝开始暴走时,请当心了,它们有可能动摇国本、扭转战局、动荡版图、谋杀元首,它们让人开心、让人醉,还让人跳舞跳个不停!最小的真菌你看不到,最大的真菌占地三十七座台北大安森林公园,它们很有可能是地球上第一个从海洋登上陆地的複杂有机体。真菌细胞生物学研究者顾晓哲博士,率领这些与人类难分难解的迷人生物登台演出,一场接一场令人捧腹、叫好、惊吓或热泪盈眶的真菌历史剧,即将揭幕。

「这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是嗜菇者,一种不是。」——民族真菌学家Robert Gordon Wasson

是什幺让英国人放弃咖啡,从此只喝茶?茭白笋不是天生就长那样,而是受到真菌感染?让豆子变成美味酱油、让米变成清酒,创造出王者之酒、蓝纹乳酪、臭豆腐的,都是真菌。金黄青霉的发现协助同盟国打赢二战,在显微镜下长得像圣诞树的绿木霉,是自然界的树木医生;瑞氏木霉菌让你的牛仔裤出现石磨水洗效果,黑麦角菌能让人走一趟天堂或地狱。爱尔兰大饥荒、猎巫行动、造就了罗马暴君尼禄的罪魁祸首,也都是真菌。当然,不能不提众多美味的菇品,从洋菇、金针菇、香菇、松茸一路吃到松露,还有被视为神丹妙药的冬虫夏草和灵芝等。

由生态画家林哲纬手绘全彩精美插图。爱菇的你、喜欢微生物的你、关心环境的你、好奇心旺盛的你,不可错过这本趣味、学问和收藏性兼具的独特科普书!

《菇的呼风唤雨史》:中世纪猎巫与炼狱幻觉,都是「黑麦角菌」惹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