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G默生活 >Cosplay玩转大变身 >

Cosplay玩转大变身

2020-06-06


Cosplay玩转大变身这是一个甚幺样的世界?这是一个现实的我和动漫中的我共存的世界。我才不管那异样的眼光,这世界由我作主。动漫世界很完美黄家威(24岁)饰《太空战士》—Reno玩角色扮演(Cosplay),我可以认识到志同道合的朋友,“很多个性像我这样宅男的,喜欢宅在家里玩电脑、打游戏,大家性格兴趣相近因此很聊得来。”人家叫我宅男我并不会反感,反正我已经是了。我从事汽车装饰,同事都三十几岁,他们并不知道我玩这个,也不可以让他们知道,毕竟我年龄算是蛮大了,怕他们会笑啰!可是就算被发现,也没甚幺,“大家的兴趣都不一样,他们喜欢踢足球、喝酒、赌博,我只是喜欢扮演不同的角色来挑战自己。”感受像去了不同世界扮装之后,感觉自己好像去了不同的世界,现实的烦恼:钱、家里问题、弟弟妹妹吵架……也会暂时抛诸脑后,人也变得比较开心。虽然动漫世界很完美,但我仍明白它终究是虚幻的,所以自己还不至于脱离现实。我是于去年8月开始接触Cosplay,会扮演的角色都是自己喜爱的,像《太空战士》里的Cloud和Reno。我甚至也有想过要扮演女生角色,只是还没有找到适合自己个性的。身为男生,我并不排斥化妆,“在动漫里,全部人都是那幺的完美,眼眉很美丽,现实中的人根本就做不到,因为没有那样的优点,只能靠化妆。”本地很难找到Cosplay的服装,我是请裁缝量身订做的,比较合身好看,一套要300至350令吉,而国外如新加坡则能看见专卖店。喜欢造型而选扮沈碧君(22岁)饰《凉宫春日系列》—Haruhi Suzumiya我较少看漫画,对于角色的造型也没甚幺研究,像Haruhi的个性跟我并不相似,我只是喜欢她的造型而选择打扮。第一次接触Cosplay是在2009年的动漫展(Comic Fiesta),在这之前我也试过Rolita和庞克的扮装。请妈妈缝製服装Yuuhi Soo(21岁)饰《幸运星》—Tsukasa16岁时,我在漫画店里打工才开始真正接触漫画。由于妈妈是裁缝,所以设计服装都不成问题。“平常我也会这样穿着出门,去市区或到家附近逛街买东西,路人也只是好奇,并未听过负面评价,反正就只当作是一件衣服、一种打扮。”看见照片很满足梁文虹(20岁)饰《吸血鬼骑士》—Yuki我才刚加入Cosplay这大家庭,这是我第三次扮装。除了Yuki的扮装比较简单,会选择她也是因她的个性跟我有点相似,“在别人面前就会装得很开心,可是经常就会暗地里哭泣。”玩Cosplay得到最大的满足感就是每当看见自己的照片的时候,之前都是在网上浏览别人的,自己都很羡慕。看动漫被同学鄙视辜嘉欣(17岁)饰《银魂》—Kakura当我扮演Kakura的时候,一拍照她的招牌动作就会自动上身:挖鼻孔、吃口香糖。3岁的时候,妈妈就说我很喜欢看《美少女战士》、《七龙珠》动漫,她形容我是那种看完录影带后会自动放回原位的小孩。我小学五年级就知道Cosplay,但当时认识朋友不多,以为本地还没出现这样的潮流,直到中三看了《漫画周刊》才意外发现原来首都竟有举办动漫展Anicom,爸爸起初不让我去,嫌市区太乱。最终我还是去了,但抵达会场时已错过我喜爱角色的表演了。轮到下一届时,我一早就去报到了。因为经验尚浅,第一套找裁缝製作的服装就用了300令吉,起码能买上两三套,而且效果也没很好。此外,Cosplayer要注意的是,“不要因为喜欢那个角色而去Cosplay,也要看角色适不适合自己。”在这圈子里,大家感情都非常友好,Cosplayer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之前在学校没甚幺朋友,而且还因为看动漫而被班上同学鄙视、欺负。“他们觉得我有问题,我觉得他们有问题。”毕业后,我就再也没有跟他们联络。浓妆表情要改进刁佳雯(17岁)饰《Chobits》—Chi一开始是弟弟介绍我玩Cosplay,可是真正要扮装的时候他就放弃了,反而到现在我还很热衷,因为可以看到自己很美。我目前仍要改进的地方就是妆仍不够浓、拍照时表情还不够丰富。有些家长会不喜欢是因觉得Cosplay带有情色的意味,“去年,我参加一个大型动漫展,拍了一张照片,我把它贴在墙壁,那是一个男生站在我前面,他看着我的假髮,我看着他的衣服,其实是没甚幺,但远看就好像……借位罢了”当妈妈看到这张照片时就很激动地说:“给爸爸看到就死了。”我的学业成绩不是很理想,妈妈担心我太沉迷Cosplay顾不到学业,但我自己认为并没有影响,况且我也很有分寸。选外型相似角色陈美慧(17岁)饰《死亡笔记》—Misa Amane我头髮平常就蓄得很长,加上不喜欢戴假髮,所以玩Cosplay时都会选择外型(尤其是那头长髮)跟自己相似的角色。学校里只有我一人是Cosplayer,朋友同学都会好奇到底Cosplay有甚幺好玩,他们并不会排斥,还称讚我拍的照片很美,老师都不知道,其中一个例外。我在校最出名就是演唱日文歌曲,至今还未在校内Cosplay过,怕教师会对我产生误解,“你是不是很Boring……为甚幺戴蓝色头髮……很Malu一下。”我的个性比较文静,藉由Cosplay我结交越来越多朋友,也更善于表达自己了。日本是Cosplay的发源地,在那里我也有很多玩Cosplay的朋友。一开始妈妈并不支持我扮装,说浪费钱,可是当我向她展示那些很漂亮的照片时,她就OK了。没性别年龄限制赖姝君(24岁)饰《死神》—Rukia“就算我到了70岁,一样可以玩Cosplay。”这句话我非常喜欢,出自我偶像黄山(人气动漫妆效师,近年推出《浮岚》《溯时》个人Cosplay写真集),“其实玩Cosplay没有限定年龄,你真的不用在意你是甚幺性别年龄,它还能发泄压力。”顺便磨练化妆技巧我在很早以前,大概中五的时候就想要玩Cosplay,只是没有同好,直至去年,我的化妆毕业比赛的主题是布袋戏,当我上漫画店寻找相关资料时,竟让我发现这本《浮岚》,黄山的扮装真的很美。去年,我朋友要演出,託我扮演Rukia这角色,装扮之后大家一致认为我扮得实在太像,Rukia也就成为了我Cosplay的名字。角色的个性跟我真的挺相似,一样很兇。其实,身为化妆师的我参与Cosplay的另一个主要原因是为了练习化妆、磨练技巧,基本上我认识的男生都不化妆的,玩Cosplay的时候每个男生都很敢画,敢修眉毛、化妆……所以我很爱。除了Rukia,我也会扮演我喜爱的小说角色,像轻小说《八夫临门》(张廉着)的舒清雅,我是根据小说封面再找朋友帮我製作一模一样的服装,而下一本我想要挑战的是《特殊传说》(护玄着)。/副刊‧报导:周岳翔‧2011.05.27



上一篇:
下一篇: